黑時代-論保守政權的黑話術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在民主自由的國度裡,公共政策的制訂理應是源自於政治體系與民間社會之間對話與折衝的結果,即民間社會提供了理想願景及新的價值規範,並將其注入於政治體系之中,由此修改原有的制度法規及治理結構;也就是說,創新的公共價值往往是源自於民間社會,經過了體制外的抗爭衝撞、體制內溝通協商、甚或是將民間社會的主要行動者吸納入政治體系之中,將公共價值轉化為公民權利,由此提升了整體的民主治理水平。

然而,民間社會往政治體系的價值或人員流動並非是理所當然的發生,這是因為政治體系乃是權力掌控及利益分配的主要場域,保守勢力在盤據政經結構上的優位後,形成了保守政權,其為了持續的享有優勢及利益,往往會行使權力的霸權,試圖抵擋、或排除來自於民間社會要求改變的呼聲;反之,進步政權則不然,它會採取相對包容的立場,嘗試吸納民間社會的新價值、新規範及新成員,其中又以新成員的加入尤為關鍵。

前述保守政權的成員為何?主要是政黨、派系、民意代表、資本財團、新聞媒體、政府行政體系等,他們是政治經濟的菁英,共同構築了權力利益結構與霸權體系,他們是名副其實的「政治貴族」。他們藉由權力的行使,創造了意識形態與迷思,並操弄語言符號,如「高級實習生」及「靠爸族」,透過新聞媒體及網軍的傳播,由此來迷惑權力的弱者或是無權力者,讓他們不知不覺的深陷其中。又,他們刻意的運用語言及文字來壓制、貶抑及欺騙,進行系統性的扭曲溝通,這如同是黑話傳播,而且刻意把箭靶置放於那些由民間社會跨入政治體系的體制改革者,因為他們所推動的改革嚴重衝擊保守政權的利益。例如:

其一、保守政權成員本身即為政治貴族,卻將此封號加諸於體制改革者的頭上,如近日某媒體故意以「政治貴族」來稱呼台灣農村陣線進入政治體系的年輕優秀成員,污衊他們是因血統純正,因此才可搭直升機扶搖直上;又說他們宛如是威權時代的「皇親國戚」或「特權階級」。然而,我們都知道農陣是與社會弱勢站在一起進行街頭抗爭,也曾動員包圍內政部及行政院,是專門對抗威權政體的,這該如何解釋成所稱的血統純正?若真有血統,他們所擁有的應該是「街頭血統」;若真有階級,他們所擁有的應該是「弱勢及被壓迫階級」,但他們竟然被黑為政治貴族,這實在是讓人啼笑皆非。

其二、隨著年底選舉逼近,保守政權的焦慮感愈顯嚴重,為了奪回政權及利益,一堆黑話不斷地出現,台灣由此也充斥及瀰漫了黑話。若以刻意攻擊吳音寧的黑話為例,幾乎可以編一本黑話全集了,如:高級實習生、神隱少女、靠爸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農村野兔、送洋酒、看不懂財報、香蕉芭蕉分不清、購殘菜為表哥選舉綁樁等,這一堆黑話透過保守政權成員之一的特定新聞媒體大力放送,台灣宛如是進入了潑墨的黑時代。

該如何突破黑時代?如何破除系統性的扭曲溝通?我們或許應該要透過批判的公共論述,努力來解構保守政權所構築的黑話術;在這當中,公民也千萬不要輕怠了自己的責任,除了勿隨意的人云亦云之外,更應該抱持懷疑的態度,不辭辛苦的思辨及探求這些政治黑話背後的意識形態、價值信仰及意圖,並經由懇切的務實對談來了解真相及共築良善的公共政策與治理體制。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