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TINA,沒有別人?

除了TINA,沒有別人?

林佳和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員

新自由主義時代有位新女神,眾人膜拜,名曰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別無選擇。古典的左右派之爭不復再有,80年代以降,新自由主義成為反對者口中pensée unique:單身至尊,不容他人酣睡臥榻。共識叫改革:提高國家競爭力是上策,勞動市場必須彈性化,需要更多激勵,私有化與處處行銷,科技中介的經濟體系只能屈服,所有制度、政治與生活方式,包括教育,都只能配合與調整,因為,不存在其他選擇。

麻煩的是:我們同時進入所謂後事實年代,政治上的謊言,特別是出自專家與技術官僚的謊言、失準或錯誤,不但不少見,甚至成為時尚。經濟學界琅琅上口的拉弗爾曲線(Laffer curve):在稅收與稅率的關係上,減稅必將帶來更多的租稅收入,或1988年歐洲理事會所提出Cecchini報告,聲稱歐洲單一市場將帶來至少5%成長,消費物價將降低6%以上,國家財政將減少2.2百分點赤字,數百萬新就業工作指日可待等等,事後總是讓人慨嘆今夕何夕。呈交給英國下議院的專家報告說:英國脫歐恐怕是弊大於利,強烈支持脫歐的保守黨議員Michael Gove如何面對呢?People in this country have had enough of experts:這個國家的人民,受夠專家了!

新內閣上台,雖不叫百廢待舉,卻也是摩拳擦掌;拼經濟為首要任務,也不算突兀與難解。然而,萬事並非毫無選擇,TINA不是唯一,在社會公義、經濟繁榮的天平上,確實有雙贏與並重可能,考驗的是智慧與政策想像的組合。減稅、鬆動管制、增加勞動市場彈性,並非毫無其他出路,台灣需要更多的思辨與政策組合的討論,一例一休、能源、區域發展,皆是如此。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