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Society - 澄社

簡介李遠哲傳

瞿海源(前中央研究員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前公視董事長、監察委員吳豐山先生說「台灣向來缺乏典範人物,李遠哲科學研究成就可觀,更難能可貴的是人格高潔、胸懷開闊;到底是什麼一種心態使得少數幾人認為非把他鬥臭不可」?

最近圓神出版了李遠哲傳,作者藍麗娟花費三年時間,訪談李遠哲本人和60多位與傳主有關人士,查閱大量有關資料,詳實記述了李遠哲八十年學術、生活、和參與公共事務的歷程。這部上下兩冊46萬字的李遠哲傳應可破解對李院長不實批評乃至汙蔑。

李遠哲自小就很靈巧,小學時就跟農夫學會剖竹編竹簍,又幫母親修理好熨斗和縫紉機。在初中入學口試時就說「要當科學家」。進大學,異常努力地自學尖端科學,也修習德文和俄文。在學士論文研究上發揮創新能力成功地分解鍶與鋇。在研究所階段,用更周密嚴謹的設計,修正了日籍客座教授有關北投石成分分析的結果。到美國加州大學,自力創作實驗機器,作出傑出的研究。到1967年在哈佛大學建造「通用型交叉分子束儀器」開創檢視鹼金屬以外的元素化合物交叉分子反應。這個儀器研製成功20年後即獲得諾貝爾獎。在獲得諾貝爾獎同一年稍早,他也榮獲美國總統科學獎章。

李遠哲傳也詳細記錄了他許多盡心善待同學和師友的故事。在回到加州大學任教,他的博士指導教授馬漢罹患漸凍人症,李遠哲慨允擔任遺囑執行人。馬漢病情急速惡化,李遠哲一直悉心照護到最後。

暴雨水滯留責任之承擔

◎ 楊重信

台灣向來水患頻仍,近年受到氣候變遷衝擊,水患威脅更趨嚴峻。過去政府治水以工程手段為主,10年來已投入千億餘元,但水患仍存;水利署有鑒於工程治水成效有其極限,乃改變治水思維,強調非工程治水之重要性,提出一個包含:「既成土地使用之逕流分擔」、「各類排水出流管制」、以及「土地開發出流管制」之「逕流分擔、出流管制」策略,企圖從源頭管理暴雨水逕流,舒緩排水系統之負荷。
「逕流分擔、出流管制」策略,目前已實施者為「土地開發出流管制」;其作法是對新土地開發面積達2公頃以上者,透過排水計畫之審查,確保「逕流量零增加,且出流量需小於允許排水量」。由於新開發面積占總發展存量之比例非常小,其減洪量非常有限。茲建議一個兼具命令控制與市場誘因之「全面性暴雨水出流管制」作法,要求全部發展基地之地主承擔滯留暴雨水之責任,具體之規定為:
1. 新發展地區必需符合「逕流量零增加,且出流量需小於允許排水量」之規定,
始能獲得開發或建築許可。
2. 再發展地區應於基地內設置滯留系統,至少容納「允許排水量」之50%,其餘
滯留責任之履行,可以「移地滯留」、購買「暴雨水滯留信用」、或繳納「代金」方式為之。
3. 建成區之建築基地,因基地已發展,滯洪條件受限,基地滯洪責任之履行,
可以「移地滯留」、購買「暴雨水滯留信用」、或繳納「代金」方式為之。

民主雙城記

顧忠華/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常務理事

戰後的很長時間,台灣和香港之間並沒有密切的互動,但是近幾年來,卻因為各自的民主化進程,產生了一種休戚與共的微妙關係,尤其雙方的青年世代,更是建立起彼此聲援的革命情誼,他們手中掌握了雙城的未來,不可輕視。

以香港來說,九月舉行立法會選舉後,由於在宣誓程序上出現爭議,導致北京及香港以司法介入政治,將兩名民選議員以宣誓不夠莊重的理由解除資格。這是嚴重的民主倒退現象,表面上是為了遏止港獨,實際上不啻是宣判「一國兩制」的壽終正寢,提早完成了香港的內地化。因為在北京眼中,香港頂多像是大一點的「烏坎村」,不可能實現西方的民主制度,卻必須不斷增強控制的力道,避免成為星星之火。

不過,香港畢竟不是烏坎,這裡有開放的國際媒體和活躍的公民社會,不會就此鴉雀無聲。特別是新成立的「青年新政」、「香港眾志」等政黨,必定會用盡各種手段來堅守民主的陣地,而台灣走過戒嚴時代的歷史,應能提供不少抗爭經驗,協助港人爭取自己的民主權利。

解讀川普

盧世祥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跌破許多人眼鏡。先見之明難求,網路時代評論家特別多,事後孔明乃紛紛出籠,且言人人殊。
先是「川普現象」。一位從無公職或軍職經歷的商人,《紐約時報》給他戴上「性掠食者、商業詐欺者、騙子、無知魯莽的獨斷者」帽子,對手稱他「可悲之人」,更多人把他當「痟人」。其卒能勝出,各方解讀甚多。英國BBC列出五大原因「掌握白人民怨」、「百毒不侵」、「保持政治局外人」、「電郵門事件」、「相信直覺」,雖屬後見之明,但旁觀者清,佐證民調,堪稱中肯。
「川普總統」較難論斷。政治人物選前選後兩個樣,舉世皆然;「候選人川普」與「總統川普」絕難畫上等號,選後入白宮「歐川會」已謹言慎行,就是例證。其次,政府機器龐大,未必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且有層層節制,美國也不是中、俄這種國家;「川普總統」縱獨斷獨行,仍受制約。最根本的是個性作風,選戰中他立場游移不定,政策主張不一,不按牌理出牌,都使「川普總統」未來施政難測。
從而,現在論斷「川普總統」如何如何,臆測成分較多,且易過度解讀。台灣金融市場從大選開票至今,行情暴起暴落,即此一例。可嘆的是,台灣政媒繼選前論斷摃龜之後,聳動與鬥爭的作風不改;「川普政經四核彈 台灣將是第一個祭品」、「蔡政府押錯寶 聯美制中沒轍」、「川普勝選 開展兩岸融合好時機」,均此之屬。

重新修正檢討原住民除罪規範,此其時也

許恒達(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憲法增修條文中明確要求保護原住民文化權,為滿足憲法尊重多元文化期待,我國法制中有許多保護規範,部分規定更涉及實踐部落文化而構成犯罪的原住民被告除罪效果。當原住民本其部落文化實踐,持槍獵捕或撿拾山林作物,這些行為雖然該當持有獵槍、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或竊取森林產物的可罰規定,但考量憲法意旨,各法典早有因應的除罪規範;例如作為綱領性的原住民族基本法第19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1,以及森林法第15條第4項等。以現行台灣刑事司法實務而言,這些排除原住民刑事責任的規定,已經產生相當程度效果。
然而,這些除罪規範並非本於同一發想而立法,其具體內容又往往因時空環境變遷,難以因應現今原住民文化活動的除罪需求,部分法院在個案判決時,因此被迫在狹隘且不符現況的法律文字中,努力尋求原住民實踐文化生活的自由路徑,不過也有部分法院採取保守的解釋,拒絕適用除罪規定,這使得我國原住民刑事法制陷入見解無從統一的困境,舉凡原住民獵人拾獲或受贈獵槍,卻因無祭儀或獵捕維生情事,就被法院認定非「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而成立持槍罪名;又如原住民獵人為母親獵捕野味,竟僅因未祭典期間,旋被認為不屬「基於傳統文化祭儀」而成立野保法刑責。

國家與競技運動:後里約奧運的盪漾餘波

林佳和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員

2016巴西里約奧運,早已結束,其餘波卻仍盪漾不盡:眾人耳內溫度依舊的,不是台灣那一面彌足珍貴的舉重金牌,而是爭議、爭議、爭議:為何網球謝淑薇要罷賽退出?謝爸天天在國內上節目控訴?戴姿穎究竟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要羽協震怒加罰款?也是少見的,Chinese Taipei與望似黨國車輪旗、卻矯飾決然不是的名號名稱,在本屆引起較大關注,但吾人經常忘了:是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蔣家府,在1976年拒絕國際奧會與加拿大政府提議,不肯自己以Formosa名稱參加蒙特婁奧運,自縛自困至今。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無疑是加強國家對競技運動掌控的呼聲:國家應更多的介入監督單項運動協會,防堵弊端,國家應有更明確的競技運動政策,最好像韓國中國一般(運動領域從事者最愛舉的),幾段「昔日國手、今日淪落」的報導,更引發國家責任何在的怒吼。沒有錯,國家應承擔起更大的責任,在競技運動發展上,但此承擔非彼承擔:如果公親變事主,支持者自己變成下場運動員,帶來的可能不只是災難,而是忤逆時代的錯亂。適當的角色,合宜而堅定的任務執行,可能是國家在運動競技場域中,自己應該先釐清的,不只是國家本身,還包括眾所期盼國家的社會人士們。

直選與台獨

黃居正

從1996年迄今,台灣與其附屬及非附屬島嶼的住民,已經歷了六次總統直接普選。雖然都還是在選舉「中華民國」這個占領台灣當局的總統,不過在1996年之前,台灣住民甚至無法直選。因為「中華民國」的憲法疆域仍涵蓋全中國,只有全中國人民的代表,才能賦與元首的正當性。反對直選者如馬英九,更擔心他們命運所繫的「中華民國」,會被質變成以台灣為領土範圍的政治體。致使當時主張直選者,都被指控為叛亂而遭迫害、處刑。
六次總統直選加上國會全面改選,使台灣朝野出現了台灣地位已經改變的說法,就是所謂的「行動自決論」或「進化獨立論」。他們認為直選讓台灣取得了獨立國家所需的民主機制,甚至主張選舉的行動,已累積出與自決相同的效果,使台灣進化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台灣既已透過直選進化獨立,就不必再行使自決或正式宣告獨立了,以免惹來中國的武力相向。
不過,「行動自決論」或「進化獨立論」有問題。首先,在所有的國際法理論與實務中,都找不到總統直選與國家獨立二者間的關連。習慣國際法所規定的國家四要件,也不包括總統或元首直選。

開放政府資訊的重要性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儘管人人同意個資應妥善保護、用於研究亦需遵照學術倫理規範;近年來,政府卻在面對請求開放可能引發爭議的各種資訊,以供學術研究之用時,越來越保守,通常是無法律明文規範,就不願釋出,然而這種態度有時不但未能保障公眾權益,反而是保護有權勢者。廠商違反勞動法令的資訊,特別是職災資訊未能釋出,可說是最明顯的例子。

台灣的勞保有近一千萬名被保險人的長期資訊,其中各種職業病與職災的賠償(包括運輸業或通勤時發生的交通事故)資訊,可從傷殘補償額度,大略推估哪些職業可能面臨較高風險、其造成的身心傷害程度如何;甚至哪些廠商可能持續造成員工傷害,也可以辨識出來,讓主管機關加強勞檢或健檢,提早發現或者預防職業病與職災。

筆者最近與勞保相關負責人員接洽,便面對許多困難。由於要達成上述研究目的,必然需要個別投保人員的職位、投保單位與投保薪資、年齡、性別、職業病診斷等,要串聯勞保與健保資料,而且必須與未曾生病或發生職災的員工比較,才能算出患病或職災的發生率。因此,任何一位研究人員都必須處理跨部會個資串聯與去除的過程。很明顯除非行政院高層下令,否則基層公務員在沒有法令依據的情況下,很難把數據交給學者,導致研究無法進行;而職業病與職災防護仍需憑個案經驗處理。

澄社對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先生爭議言論之聲明

澄社聲明

貴報曾韋禎記者日前因不滿立委林淑芬反對民進黨「一例一休」政策,而於網路社群媒體公布其子女姓名。貴報對此雖已公開譴責並向立委林淑芬致歉,惟仍認定純屬曾某偶一不慎之「個人行為」,更反對僅因逾越法律或倫理分寸之網路言論而予事後懲處。

貴報向以謹守新聞專業,維護台灣利益與追求自由民主價值為辦報之理念,此與本社促進自由、公平、民主、多元及均富社會之創設宗旨相符,因而長期有貴報與本社合作之「澄社評論」專欄,由本社社員秉其專業,於貴報之論壇議論時政。基於前開事件所揭發之問題諸端,或有損及貴報與本社長期共同追求價值之虞,本社一秉對公共評論直言不諱的精神,提出以下數點聲明:

憤怒的台灣社會

洪裕宏/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教授

相信很多票投小英的人跟我一樣,希望趕走國民黨,因為不想要每天氣呼呼地過日子。記得馬英九上任不久,陳雲林來訪問,本來來者是客,抗議者表達一下意見,事情就過去了。沒想到馬英九強力鎮壓,顯示他「強有力的領導」,這下子搞毛了許多人。總統新上任最要避免的就是自恃高票當選,展現「強有力的領導」。馬英九和蔡英文一樣,在當選那一刻都說要「謙卑、謙卑、再謙卑」,然而一轉身卻成為「國家領導人」,不再是人民的總統。

小英上任快五個月,有人說台灣像個「憤怒島」,好像又回到馬英九執政時,每天氣呼呼過日子。改革者不高興,被改革者也不高興。支持度雪崩,小英似乎不在意,一句話「我當總統不是來輪流討好誰」。我覺得這個心態好扭曲,難道是要「輪流來激怒誰」嗎?有人說台灣千瘡百孔,要改革的太多,一下子開闢太多戰場,如同捅蜂窩。我倒認為,同時開闢許多戰場不是問題,問題是戰略在哪裡?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