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Society - 澄社

國會直播頻道如何改善「媒體政治」的負面效應?

王泰俐(台大新聞所教授、台大多媒體中心主任)

多年來國人殷殷期盼,冀望問政公開透明,掃除黑箱作業的國會直播頻道,終於在今年四月八日誕生。

雖然國會開放直播,理論上各種問政資訊也都公開透明,所有公民滑滑手機或打開電視、電腦就能輕易監督國會問政現場。但是在直播的龐大資訊量下,各委員會或個別委員「被看見」的程度卻存在極大落差。例如蘋果日報的國會直播頻道由編輯精選出來的「熱門影音片段」才有機會引發關注目光,質詢全程也才有機會被找出來仔細觀看。網路平台「國會無雙」,以球賽意象設計「超熱血立院球賽直播」、「立委質詢好球或烏龍球」,或以競技意象設計「國會議題攻城戰」、「黨團衝突戰」、「勇者競技場」等等,創意十足,卻仍顯見即使人人能近用國會頻道,但限於時間資源,新舊媒體「議題設定」以及「媒體造神」的現象,短期內不但不會消失,反而更見彰顯。

然而國會頻道開播的意義,除了問政公開透明之外,另一個重要意義在於如何讓「作秀政治」成為過去。過去立委經常為了爭取曝光而炒作新聞,問政品質遠不及問政演技,形成媒體政治的負面奇觀,也讓台灣國會議員全武行的戲碼屢次出現於國際媒體。如今既然國會頻道問世,如何能將這樣的負面效應降到最低?也盡量減低媒體造神的現象?

談蔡政府的用人

鄭泰安

一個人做決定時,除了受到知識、經驗和意識型態的引導,個性的影響也很大,有時大到做出違反自己理念和原則的決定,卻無法自覺,甚至於「明知故犯」或「死不認錯」。

小英總統在蔡家是「被寵壞的老么」,難免自我感覺良好,凡事要扮演支配者(dominator) 的角色。這種性格特質造成她用的人首先必須聽話,個人品德能力和民主素養為次要考慮。這種用人原則多半也和她「偏聽」身邊策士 (恐怕多半是善於奉承的機會主義者) 的意見,卻不肯也聽聽民間「不同的」聲音有關。結果是至今用了一票國民黨籍的舊官僚。

新政府將近三個月來的施政屢屢出問題。舊官僚出身的官員多不食人間煙火,在擬定新政策前沒有先做好功課、徵詢民意、耐心溝通,就由上而下地逕行頒佈,出了問題才忙著辯解或改弦易轍。這對照小英總統喊出的「溝通、溝通、再溝通」實在太諷刺了! 有些官員任職馬政府時推行的政策,居然與小英總統的政策背道而馳 (例如陳添枝當時為挺ECFA大將)!

「公私不分」的社會解析

盧世祥

立法院長蘇嘉全率團訪問日本,促進外交,美事一樁。但其間因若干立委表現,招來公私不分批評。其實,公私不分,台灣社會司空見慣,不少國人習以為常,若能因此而檢討改善,也是好事。

追求並維護個人自由與權利,是人類進步的目標;但個人生活在社會,不能侵擾他人,這是文明社會的基本道理。現實上,台灣人常公私不分,甚至以私害公,表現在日常生活。

信手拈來,其例不少。政治人物濫用公帑最普遍,假公濟私不以為病。社會上,濫叫救護車不是新聞,登山客把救難直昇機當下山便捷工具才最「時髦」。在街上,行人穿越道形同虛設,機車、單車反向騎上人行道,左轉車很少禮讓,先走先贏是常態,路邊違停公車站卻怪車位不足。在傳統公寓,頂樓住戶佔陽台,住一樓的據地下室,新型公寓陽台外推也成常態。至於搭車喧嘩講手機,焚燒紙錢污染空氣,一家餐廳營業鄰居「萬家香」,都是以私害公的慣常行為。一八七0年代,美國博物學者史蒂瑞(Joseph B. Steere)有福爾摩沙之行,感嘆此地漢人社會一如中國,「公眾權利」觀念蕩然,一百五十年後,這還是問題。

迷路中的蔡總統

◎ 詹長權

2016年蔡英文過半選票當選總統和民進黨過半席次掌控立院,代表台灣人民賦予蔡總統和民進黨完全的執政權力,當然穩定多數選民選票信託的意涵是人民對蔡總統所提出的政治經濟社會改革議題的認同和對民進黨改革路徑的期待。但是2月以來的民進黨立法院和5月以來蔡英文總統府、林全行政院的種種施政上的失誤,已經讓人民對新政府的執政信任快速消失,也讓社會各界對政府應興應革事務的決心存疑。

2014年起在年輕滑世代網路世界中傳頌的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不但在很短的時間成為社會主流意見並且也成為匯集選票的最佳政見,這股去國民黨的思維和行動促成了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也讓民進黨全面掌控中華民國政府。從國家定位、國防、外交、政治、經濟、社會、環境到勞工政策,批評過往國民黨的人事和做法是在野黨成功邁向執政的一條清晰道路,人民也用選票肯定且了這種去國民黨化的總體改革藍圖。

蔡總統所領導全面執政的民進黨要能有效施政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按圖索驥,施政上的一切作為如果能夠以和國民黨原先的人事、措施、政策的距離最遠、對照最大為依歸來推展,必定能符合各界在去國民黨化的社會共識下和人民對民進政黨政府的期待,這樣也才符合民主政治上權責相符的政黨輪替常態和原理。

請以民主審查 揭開威權履歷

邱文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長)

今年2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史卡利亞大法官驟逝,歐巴馬總統在3月提名新人選交參議院審查。不過,任期僅剩不到1年的歐巴馬,面對共和黨佔多數的參院,並未依照自由派的期待,提名黑人女性或亞裔,反而妥協找來雖是民主黨,但立場中間稍微偏右的63歲白人男性。可共和黨並不領情,寧可拖過歐巴馬的任期,留待新民意決定,至今仍拒絕進行人選審查的聽證程序。

倒是被提名人在5月就主動依往例,針對參院司法委員會在法官任命審查程序中固定要求回答的26個問題,提供一份長達141頁的問卷回覆,及超過2000頁的附件。除履歷外,也交代了被提名人自法學院畢業後所參與過的12個民間社團、發表過的178次會議或演講內容、刊登過的24篇文章、曾提供給相關機關與團體的8份正式報告、接受媒體76次訪談的內容,更完整列出357個其撰寫的判決意見與協同及不同意見。歐巴馬總統希望藉此以具體證據向支持者與社會說明提名人的適任性,另一方面向共和黨施壓,促其同意開啟聽證程序。

謊言計畫共和國

徐世榮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三年前的今天,苗栗大埔張藥房遭劉政鴻強拆,致使張家屋毀人亡,後來雖贏了官司,違法的土地徵收終被撤銷,但巨大傷害卻已造成。如今,重返大埔,放眼望去,除了建商蓋樓出售及滿街仲介廣告外,還能看到什麼?看得見劉政鴻當初所宣稱的高科技設廠及就業人潮嗎?沒有的,然而,這卻是大埔強制徵收的基礎。

類似情形也出現在其他徵收地區,也就是,政府往往以華麗的計畫藍圖來進行土地徵收,但是,後來卻發現這些計畫藍圖其實都是謊言時,該怎麼辦?一切能回到從前嗎?當氣象局因颱風路徑預測不準而遭致批評時,又有誰因為政府計畫藍圖的預測不準而被責難,並要求承擔責任?台語俗諺「頭過身就過」,當徵收來的土地沒有實現原先計畫目標時,我們卻習以市場景氣低迷來合理化原先預測的不準確,並不以為意。然而,那些因為預測不準而家破人亡的被徵收戶,他們就該死?

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經建單位浮報經濟成長及就業增加數字、科技單位浮報廠商設廠增加數字、都計單位浮報人口增加數字、交通單位浮報運量及旅客增加數字...,政府各單位的計畫藍圖似皆成為謊言計畫,裡面充斥浮誇數字,所使用的辭藻也都是夢幻般的華麗與抽象。附隨地,各單位也都培植了許多顧問及規劃公司,它們配合著政府及產業界需要,成為夢想及謊言的製造機器。

工時政策的虛與實

林佳和/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2015各國工時統計,台灣世界第三,全年2134小時,次於墨西哥2246與哥斯大黎加2230,比OECD平均數1766,要多上368小時,以8小時計,台灣勞工每年多做46日,如僅週休一日,等於每年多工作近8週!更不說德國:較之總工時1371,台灣勞工每年多賣命763小時,如以例行加班的10小時計,台灣人多做近80天,逾三個月,真不愧血汗之島。長工時,意味效率不高、經濟生產單位價值低,更悲情的是伴隨長工時的低薪化,不僅國民經濟生產力問題,更是分配與共享經濟成果嚴重失衡。各國光譜上,台灣落於勞苦而負面的陰暗一角,長工時,低工資,竟是當代台灣勞動寫照。

中華台北「頌」

黃居正/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對於新政府代表在WHA演說中只提「中華台北」不提台灣,林全備詢時表示:「中華台北就是中華民國」,蔡英文也認為「稱謂上沒有被矮化」,引來綠藍罵聲不斷。其實兩人只是誠實表明,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已經被繼承了,但是她殘存的部分,還繼續佔領著台澎附屬島嶼與金馬。這個地方性事實政府,世上超過170個國家都叫她「中華台北」。
  林蔡被罵一定覺得很冤枉,「中華台北」在島內外早就無所不在、見怪不怪了啊。蔡英文領軍加入WTO的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其法定簡稱就是「中華台北」。目前能「有意義」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除WHA,ICAO大會外,從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到剛加入的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也都是用「中華台北」。因為如果用「中華民國」,其代表權就會超過現在佔領的範圍,侵奪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聯大2758號決議所取得的代表權,從而違反國際法。
  那為何不直接自稱台灣?因為在佔領狀態下,台灣只是地理區域或俗稱。「中華民國」是統治台灣的當局而不是台灣,現在則叫做「中華台北」。君不見李登輝與馬英九在外面是被稱為「來自台灣(這地方)的總統」,蔡英文在友邦則自稱President of Taiwan(ROC)(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新政府更是才監交了「中華民國台灣省」主席的官位!

黑箱豈止健保核刪

吳全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健保支付匿名核刪近來引起爭議,衛福部亦基於透明公開與合理問責原則,考慮改為具名審查。但相較於醫師以維護醫療專業之名,積極爭取健保給付之利益,類似之黑箱審查同樣存在醫療體系之其他角落,且直接影響更弱勢者之權益,卻未見衛福部或醫界主張改革,殊為可惜。

醫療糾紛鑑定即為一例。目前醫糾訴訟80%以上均仰賴專業鑑定為判決基礎,其中又以衛福部醫審會為大宗(每年受委託案件達400至500件)。但衛福部往往拒絕揭露鑑定人之資訊,亦不要求鑑定人簽名以示負責,因此法院無法命鑑定人到庭,從而與醫界批評健保核刪是黑箱作業有類似困境。

(一)醫界要求健保核刪具名審核,是認為審查醫師之醫療判斷若未具名即無從令其負責,也無法避免審查醫師在不需受外部檢驗的環境下,作出缺乏合理基礎之判斷。這個理由同樣適用於醫糾鑑定:鑑定意見對審判結果影響極深,若沒有適當的問責機制,又不要求具名,將難以避免鑑定人作出不當判斷,影響當事人之權益。

(二)醫界要求健保核刪應建立公開透明討論之空間,外界才有機會檢視並對話,才能建立問責機制。醫糾鑑定同樣如此:因衛福部不願透露鑑定人之資訊,導致法院或當事人對鑑定意見有疑義時,無法詢問或詰問鑑定人。結果是全盤接受鑑定意見,或是法官自行判斷,缺乏問責體系最重要的外界審視與對話機制,也侵害當事人權益。

年金改革的迷思

洪裕宏
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教授

有些事理抽象地想似乎很合理,但是實際運作起來才發現不是那一回事。年金改革委員會的設置方式就是例子。理想上由各利益團體代表、政府官員及專家學者組成的37人委員會,似乎滿足了公開、公正,各方意見都充分納入考慮的理想要件,一年後林萬億政委所承諾的提出改革草案,誰說辦不到?林政委也以烏紗帽做保證。然而可以預料的,一年之後,有些利益團體會怒而退出,不承認通過的草案,繼續體制外抗爭。未來一年的年金改革可謂凶險重重,整個台灣社會可能會陷入激烈的對撞,改革草案尚未送進立法院,社會已陷入分裂與紛擾,小英政府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關於年金改革,社會上流行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只會干擾改革步調,擴大社會矛盾。這些觀念不導正,小英政府將面臨排山倒海的反撲。改革不能只訴諸理想與道德。年金改革關係到的是社會上多數人退休後的生活保障,而非抽象的國家利益。國家利益要與多數人的生活保障連結,不然只會剩下空洞的道德喊話,例如「再不改就會希臘化」。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