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Society - 澄社

危老屋重建無需另立法

◎ 楊重信

《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簡稱「危老屋重建條例」),從草案擬訂、核定、到送立法院審議,花不到3個月時間;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從排案審查、舉行公聽會、到完成一讀,僅花了16天;此充分顯示政府急於奉送建商與地主「紅利」之決心!

危老屋重建是都市更新之一環,都更條例已有優先或迅行辦理都更之規定;建築法對危屋亦有強制處理機制。都更條例修正草案正在立法院待審,若危老屋重建需作特別規定,則納入修法即可,而實在沒有在都更條例上搭蓋「合法的違章建築」、破壞都市更新理念與理想之道理。

危老屋重建不受基地規模與臨街巷寬度之限制,且可納入鄰接基地;重建應取得全體所有權人同意;獎勵包括:容積獎勵、放寬建蔽率、減徵地價稅及房屋稅、以及融資貸款信用保證等。此條例可議之處甚多,舉其犖犖大者如下:首先,它不符合分配正義,重建需全體所有權人同意,代表重建紅利之歸宿主要為擁有完整土地產權之財團或建商或大地主,至於一般地主或住戶則會因土地產權整合困難,而一無所獲;或是,因為需與建商合建,而讓建商攫取大部分利益。其次,它會破壞都市景觀與居住環境,因為小基地、高容積、高建蔽率、臨狹窄街巷之重建,將嚴重衝擊都市景觀;而超載之建築量體將對交通、停車、噪音、以及私密性等產生衝擊,導致居住環境品質劣化。另外,它會讓政府有卸責藉口,繼續不處理危屋、以及不優先或迅行辦理都市更新。

溪頭成「十八趴俱樂部」?

盧世祥

最近有溪頭行。溪頭林場霧靄煙嵐,地屬台大,讓台大得以宣稱「本校面積佔台灣百分之一」。清晨即起,走到大學池。去程走林道,回程有步道,沿途旅人互道早安,幽境有人情,老人尤多。美中不足的是,其間不乏大聲講手機、高談闊論者,在清靜環境中加倍喧嘩;還有人成群結隊,搶佔涼亭野餐桌椅。
溪頭以生態旅遊著稱,近年更朝國際級自然教育及森林療癒發展,吸引年逾百萬遊客,特別是銀髮族。老年人喜愛溪頭,不僅景美清幽空氣好,還因入園特惠票只十元。有報導指溪頭因此成「十八趴俱樂部」,這一帽子戴得未必合適;老人擁向溪頭,卻是明顯事實。人多不是問題,出現橫躺林間、違法炊煮、占用涼亭等欠缺公德的行為才是,也衝擊環境及旅遊品質。半年前,台大基於使用者付費,打算把老人特惠回歸半票優惠,兼以價制量,但老人強烈反彈,鬧到立委質詢,遂不了了之。
誠然,老人票提高為八十元,漲幅偏大,卻仍較全票(假日兩百、平日一百五)優惠。老人應享有什麼程度的優惠?這是值得討論的議題。在年金改革,不少老人搬出信賴保護原則,強調年金一毛錢都不能少,還有人要軍公教能撈就撈,能混就混,一起拖垮政府;無視現有各種年金都面臨破產,不改革無以為繼,更有嚴重的職業及世代不正義問題。

請把防衛臺灣民主的兩岸法治建設放上執政者的政治議程

邱文聰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川普上台後推行穆斯林移民禁令、撤除歐巴馬為性別平等而設置的校園跨性別廁所,更藉由混淆視聽,將媒體監督所為的報導與評論均指為假新聞,一連串毀壞人權與多元價值的舉措,儼然要將國家帶往後民主時代。所幸美國三權分立的法制基礎相對穩固,公民社會也仍運用各種法制手段與川普進行抗衡。但當初誰料想得到,超過兩百年的民主傳統與近半世紀以來的進步人權積蓄,竟可用來暫時支應狂人的揮霍之舉?

蔡政府上台後,台海雙邊的官方關係因中方抵制而暫時凍結,不僅原本進行中的各項談判遭擱置,連過去已簽署協議的執行也出現停滯現象。內政上,蔡政府於黨產一役陷入膠著,在應付完一例一休、日本核食及同性婚的戰場後,又隨即投入年金與司法改革議題,表現得已無暇他顧。內外主客觀因素,使得兩岸協議監督的立法,雖從執政初始即嘗列入優先法案,但似乎並未真正放上蔡政府所欲積極推動的政治議程。在中方不願談,一般人又多半相信民進黨不會賣台的情況下,這部在馬政府時代被認為是因應「中國因素」最重要手段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現在已被部分媒體譏為一條沒有狗的繫狗繩。

克盡憲法義務 亦莫忘憲改與國會改革承諾

聲明稿

克盡憲法義務 亦莫忘憲改與國會改革承諾:
對蔡總統提名監委的三點訴求

陳建仁副總統舉行記者會公佈並介紹蔡總統補提名的11名監委人選,說明其希望藉被提名人的多元背景,來強化監察院「守護人權」與「監督政府」功能。蔡英文總統並表示,廢除監察院的承諾未變,但在修憲完成之前仍應讓監院的運作步上正軌。然而,蔡總統空言廢除監察院的承諾,卻並未提出任何具體的憲改規劃。蔡總統在憲政改革上的停滯令人失望,我們除予嚴正抗議外,要求總統與立法院克盡憲法義務時,也莫忘履行憲改和國會改革承諾的政治道德與義務,提出三點訴求:
一、總統國會報告說清楚,立委詢答講明白
二、被提名人資料充分揭露,立場明確表達
三、先修法再審查,不能再跳票

澄社與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曾於今年1月21日舉辦「不修憲能履行憲改的政治承諾嗎?監察委員提名與監察院制度改革座談會」,邀集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及公民憲政推動聯盟等公民團體與朝野政黨,一同就如何要求蔡總統與民進黨履行廢除監察院的政治承諾進行對話。彼時代表民進黨與會的立法委員李俊俋仍強調「民進黨從未放棄廢監院的立場」。

一例一休惹的禍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歷史上,很少有如今天這般,勞動法令受到眾人無比重視,其實是辱罵與咎責,一例一休躬逢其盛。調查顯示,超過七成勞資不滿,人人罵,資方怪成本增加,勞工怒薪資變少(成本增加但要如何薪資變少?)。調查更說:逾八成受訪者,認一例一休會讓「勞工」變得更差,但同時認為「自己」未來一年應該不會變。奇怪?何者為真?

一例一休是縮減工時政策,從理論與各國經驗,可包含四大目標:首要自是實質縮減工時,努力讓法定正常工時成為現實;如未能實質縮減,則增加延長工作加給(加班費)。但必須堅持:此為「抑制雇主命勞工加班」負面障礙,切勿成「勞工希望加班」假性需求,否則弄巧成拙,從效應來說:就算未實質減少工時、但至少增加工資。再者,如企業欲維持原先產能與服務,特別在勞力密集產業,則附帶政策效果是「企業增聘人力」,作為就業政策。最後,如企業選擇不增聘人力、亦不願負擔加班費,則可導往減少產能與服務。在服務業的具體呈現,就是營業時間縮減。這也是工時縮減成效卓著的歐陸,營業時間多有明顯限制之因,亦屬「勞動與家庭政策」一環,讓勞工更多投注於家庭,減少工作、減少企業運轉時間,是必要的。

台灣應廣納香港人才

林宗弘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執委

日前發布的全球自由之家指數顯示,香港政治自由再次倒退,在中共干預日深下,政改前途渺茫。去年香港立法會選前禁止部分本土派人士登記為候選人,以宣誓不合法為由取消兩位民選議員資格,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等人與富商蕭建華被不明人士帶往中國國內審訊,更危及香港居民人身自由與言論自由,亦對香港學術自由與大學優勢構成挑戰。

香港學界過去享有盛名,2016年高等教育分析機構Quacquarelli Symonds (QS)發佈的亞洲大學排名,除新加坡國立大學第一外,香港大學排名第二、香港科技大學第四、城市大學與中文大學包辦第七名與第八名,台灣大學則是以21名落後於香港名校。香港學術優勢來自高薪挖腳、菁英教育(大學入學率未達兩成) 、以及學術自由,乃因香港學界被當成中國研究在海外的一片樂土,對大躍進、文革或六四議題百無禁忌。

然而,香港學術自由的好日子似乎過去了。英國醫學家馬斐森於2014年就任香港大學校長,任內涉及港大學生參與雨傘運動、港大副校長任命、港大校委會洩密事件,親北京陣營對其自由派立場有所不滿。2017年2月初他宣布辭去港大校長,轉任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校長,外界估計他回英國薪水少一半,顯然不是為了錢離職,成為香港學術自由倒退的一大警訊。

重讀台灣關係法

黃居正

新任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在2月1日回應參議員班卡定質詢之書面中表示,三個公報、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是美國對應中國與台灣的基石。除了繼續依台灣關係法提供台灣防衛性武器,美國並將維持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其他手段危及台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之行動;「美國對台灣的承諾,既為法律義務,亦屬道德使命」。

這是國務院首度明白定位台灣關係法為美國法律義務的聲明。惟依台灣關係法干涉並抵抗中國對台灣動武,不會違背三個公報所確立的一中原則嗎?需要解釋。首先,台灣關係法並未否認一中。美國既依公報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唯一合法代表全中國,就不會再用台灣關係法雙重承認「中華民國」。美國法院在「巴基斯坦國家銀行告中國國際商業銀行案」判決中也已確立,台灣關係法沒有繼續承認「中華民國」的效果。

既承認一中,美國又如何能干涉並抵抗中國對台灣動武,而不違反包括主權絕對原則、聯大「不干涉宣言」與「友好關係原則宣言」等國際法?這表示對美國來說,台灣並沒有因一中而成為中國的部分,仍是一個臨時性的特殊國際權利體。美國因此可以依台灣關係法,維護台灣人民自被「中華民國」佔領伊始即享有的財產、自然資源與基本人權,使其不受一中影響。

莫把「年金改革」變「剿匪」

洪裕宏
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教授

討論經濟分配正義,最重要的經典著作非哈佛哲學家羅爾斯的《正義論》莫屬。在這本書中,羅爾斯談到制定法律要在「無知之幕」之後。自由主義哲學認為人原本處於自然狀態,後來為了共營生活而形成了社會。共營社會生活自然要訂契約(法律)。問題是要如何制定法律才合乎正義?羅爾斯認為參與立法者要對自己的出身背景黨派階級宗教等等完全無知,才能制定出合乎正義的法律。這就是所謂立法要在「無知之幕」之後。

在現實上「無知之幕」完全不可能。每個立委都有黨派,也多少都會圖利自己,傷害政敵。羅爾斯當然也知道立法者實際上不可能在「無知之幕」之後,但是它代表一個理想,一個可以實現法律正義的程序。設想若立法委員不知道自己的出身背景和黨派,若要通過一個爛法,一定會擔心這個爛法有可能對他自己不利。這跟分餅問題道理一樣,切餅的人最後拿,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切得很公平。

不修憲能履行憲改的政治承諾嗎?監察委員提名與監察院制度改革座談會

「不修憲能履行憲改的政治承諾嗎?」
―監察委員提名與監察院制度改革座談會―
會後新聞稿
2016.1.24

澄社於21日上午主辦「不修憲能履行憲改的政治承諾嗎?監察委員提名與監察院制度改革座談會」,邀集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及公民憲政推動聯盟等公民團體與朝野政黨,共同就蔡英文總統即將補提十一席監察委員,公民社會應如何要求其與民進黨履行廢除監院的政治承諾,進行對話討論。

國際人權保障之量變與質變

吳全峰

在兩人權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公約)國際審查甫落幕之際,對於政府願意大步跨出尊重普世人權價值之步伐,固然值得鼓勵;但不可忽視的問題在於,政府若仍僅視國際審查之過程與結論性意見為形式之照表操課,而忽略國際人權典範應作為政府施政與司法判決實質內涵之重要依據,則民眾人權保障將僅淪為表象。

而目前人權公約之具體落實,其中一項困境便在於,政府雖然透過施行法模式將人權公約與內國法加以鏈結,但對於施行法之立法態度與具體內涵卻顯敷衍。首先,在我國無法透過正式國際法管道賦予國際條約法律效力前提下,採取特殊模式鏈結國際條約與內國法秩序有其必要性;但若將全盤接受人權公約內容之施行法模式,廣泛套用在其他一般性或技術性條約(如審議中之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施行法),卻有可能使人權公約施行法之重要性反被稀釋。尤其2015年通過條約締結法,對情況特殊致無法互換或存放之條約產生國內法效力之要件已有規範,如何區隔施行法與條約締結法之功能,政府有必要加以釐清。

其次,人權公約落實有賴對權利內容與相對義務之充分理解與基準建立,但在人權公約施行法通過後,政府卻未進一步深化或細緻化國際人權具體落實應有之法律規範與體制,導致國際人權徒具形式,相關爭議(如死刑、同性婚姻等)仍落入各自表述困境。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