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Society - 澄社

從58種性別選項說起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美國臉書基於「在社會建構的男女二元框架內,為性別認同挪出空間」,在與跨性別團體討論之後,於2014年將使用者的性別選項擴增到58種,包括無性人、順性人、流性人、間性人、男女皆非等。2015年又增加空白欄,讓使用者自行填入適合自己的性別認同。

人本來就是複雜的存在。沒有喉結的男性身體,會長鬍子的女性身體,是男是女?有女人,在春夢裡自己的身體是男人的身體,慾望著女人。有男人,接受自己的男性身體,沒有變性的慾望,但是以女性自我認同的心理去愛女人。他們是女同還是異男?有人無性,有人男女都愛。娘娘T、帥婆、金剛芭比…每個人有不同的身體、不同的性別認同、不同的性別氣質、不同的愛欲對象,造就了這個萬紫千紅的世界。

面對這麼複雜多樣的性別面貌,公共政策可以有怎樣的回應,讓長期受到壓迫或不友善對待的各個族群找回自己的生活空間?以大學校園為例,美國哈佛大學新生在註冊時可以填寫男女以外的第三種性別。歐巴馬明令公立學校必須讓跨性別學生有機會選擇符合自身性別認同的廁所。繼世新、中山大學等校設置性別友善廁所之後,臺灣大學校務會議更通過性別友善廁所設置辦法,計畫逐步達成每一幢建築物至少要設置一處性別友善廁所。

推動改革需要志業精神

顧忠華/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常務理事

今年中秋假期受到兩個颱風侵襲,新政府繃緊神經應對,蔡英文總統和林全院長第一時間趕赴災區勘災,力求親民表現,或可挽救民調的持續低迷。但是民調高低的取決因素,不僅僅是治理能力的良窳,有很大的一部份,也和領導者的行事風格有關,尤其新政府在若干決策上猶豫不決,過度拘泥於行政框框,也使得民眾對於新政府能否履行選前的改革承諾動搖了信心。

改革到底需要領導者展現那些特質呢?猶記總統選戰中,蔡英文的海外學界後援會舉辦造勢活動,看板上寫著「政治作為志業」的斗大標題,這其實點出了蔡總統和林院長應該自我期許的努力目標。

什麼是「政治志業」?這句話出自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意味著和只為五斗米折腰截然不同的敬業精神,也就是視自己所從事的政治工作具有「天職」意義,像是一種使命的召喚,因此會戮力以赴,以成就「政治家」的聲譽。韋伯特別強調,將政治作為志業的領袖,必須秉持著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三項人格特質,發揮起領導的作用,才能發揮「卡里斯瑪式」的魅力,滿足人民的期待。

兩岸議論不能沒有是非

何信全

報載某政府卸任官員朋友的孩子兩岸聯姻,親友數十人欲來台,對岸卻遲至婚禮前一天才核准新娘父母二人成行,以致婚禮場面冷清。這位卸任官員不怪對岸限制人民到台灣參加婚禮,既違背人民遷徙自由,也極不盡情理,卻怪罪台灣新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這一件小事,反映台灣內部的兩岸議論,已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

五二O新政府上台,對於兩岸爭執的九二共識問題,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以九二會談歷史事實,現行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以及民主原則與普遍民意之論述,在遵循國家現行法制架構下展現最大善意。然而對岸依然中斷官方互動,並限縮陸客來台,也對台灣國際參與施加壓力。台灣展現彈性與善意之後,對岸依然強硬,讓許多國人有軟土深掘得寸進尺之反感。對岸的回應,當然有其策略運用考量,企圖誘導台灣內部對新政府的反彈聲浪,逼使新政府在兩岸議題上做出更多讓步,偏偏不少人有意或無知地正受對岸此一策略操弄。

政府應引進SIB

◎ 楊重信

2010年創始於英國之社會影響債券(Social Impact Bond,SIB)是一種由政府與民間合作,民間出資,提供預防性社會服務之創新系統。SIB實際上並非債券,而是一系列契約。根據契約,私人投資者提供資金給服務提供者,提供社會服務;政府於合約期滿時,根據獨立評鑑報告,若有達成約定之成效目標,則依約支付SIB投資人本金,以及依據超標程度給予報酬或獎勵金,若成效未達約定之成效目標,則政府資者不必做任何支付。

SIB與傳統社會服務系統之主要差異,在於SIB運用民間資金,而傳統系統仰賴公務預算;SIB投資於預防性社會服務,而傳統系統以治療或矯正性服務為主;SIB是政府對成效付費(Pay for Success,PFS),將風險移轉給民間投資者,而傳統系統之政府則無法規避風險。

SIB在國外已開始風行,目前已有10個國家引進SIB,鄰近台灣之韓國首爾市,是於2014年通過SIB法案,於2016年7月正式啟動一個兒童福利SIB計畫;日本也於2015年開始推動預防性之老人長期照護服務,以減輕長照末端之負擔。惟台灣政府,則迄今對SIB保持觀望態度。

工時爭議不忘健康

張恆豪、王榮德

台灣勞工工時過長,已是不爭的事實;2014年台灣勞工全年總工時為2134.8小時,為全球第三,遠高於OECD公布的平均工時1766小時。台灣勞工之所以必須長時間工作,甚至有自願加班的情形,根源多半是由於資方全面壓低本薪,許多人必須仰賴長工時工作賺取加班費後才能維持生計。資方為適應不同企業市場需求,主張彈性工時;但也不應忽視勞工休息的需要。我們應該檢視長工時與工時彈性化對健康之影響。

國會直播頻道如何改善「媒體政治」的負面效應?

王泰俐(台大新聞所教授、台大多媒體中心主任)

多年來國人殷殷期盼,冀望問政公開透明,掃除黑箱作業的國會直播頻道,終於在今年四月八日誕生。

雖然國會開放直播,理論上各種問政資訊也都公開透明,所有公民滑滑手機或打開電視、電腦就能輕易監督國會問政現場。但是在直播的龐大資訊量下,各委員會或個別委員「被看見」的程度卻存在極大落差。例如蘋果日報的國會直播頻道由編輯精選出來的「熱門影音片段」才有機會引發關注目光,質詢全程也才有機會被找出來仔細觀看。網路平台「國會無雙」,以球賽意象設計「超熱血立院球賽直播」、「立委質詢好球或烏龍球」,或以競技意象設計「國會議題攻城戰」、「黨團衝突戰」、「勇者競技場」等等,創意十足,卻仍顯見即使人人能近用國會頻道,但限於時間資源,新舊媒體「議題設定」以及「媒體造神」的現象,短期內不但不會消失,反而更見彰顯。

然而國會頻道開播的意義,除了問政公開透明之外,另一個重要意義在於如何讓「作秀政治」成為過去。過去立委經常為了爭取曝光而炒作新聞,問政品質遠不及問政演技,形成媒體政治的負面奇觀,也讓台灣國會議員全武行的戲碼屢次出現於國際媒體。如今既然國會頻道問世,如何能將這樣的負面效應降到最低?也盡量減低媒體造神的現象?

談蔡政府的用人

鄭泰安

一個人做決定時,除了受到知識、經驗和意識型態的引導,個性的影響也很大,有時大到做出違反自己理念和原則的決定,卻無法自覺,甚至於「明知故犯」或「死不認錯」。

小英總統在蔡家是「被寵壞的老么」,難免自我感覺良好,凡事要扮演支配者(dominator) 的角色。這種性格特質造成她用的人首先必須聽話,個人品德能力和民主素養為次要考慮。這種用人原則多半也和她「偏聽」身邊策士 (恐怕多半是善於奉承的機會主義者) 的意見,卻不肯也聽聽民間「不同的」聲音有關。結果是至今用了一票國民黨籍的舊官僚。

新政府將近三個月來的施政屢屢出問題。舊官僚出身的官員多不食人間煙火,在擬定新政策前沒有先做好功課、徵詢民意、耐心溝通,就由上而下地逕行頒佈,出了問題才忙著辯解或改弦易轍。這對照小英總統喊出的「溝通、溝通、再溝通」實在太諷刺了! 有些官員任職馬政府時推行的政策,居然與小英總統的政策背道而馳 (例如陳添枝當時為挺ECFA大將)!

「公私不分」的社會解析

盧世祥

立法院長蘇嘉全率團訪問日本,促進外交,美事一樁。但其間因若干立委表現,招來公私不分批評。其實,公私不分,台灣社會司空見慣,不少國人習以為常,若能因此而檢討改善,也是好事。

追求並維護個人自由與權利,是人類進步的目標;但個人生活在社會,不能侵擾他人,這是文明社會的基本道理。現實上,台灣人常公私不分,甚至以私害公,表現在日常生活。

信手拈來,其例不少。政治人物濫用公帑最普遍,假公濟私不以為病。社會上,濫叫救護車不是新聞,登山客把救難直昇機當下山便捷工具才最「時髦」。在街上,行人穿越道形同虛設,機車、單車反向騎上人行道,左轉車很少禮讓,先走先贏是常態,路邊違停公車站卻怪車位不足。在傳統公寓,頂樓住戶佔陽台,住一樓的據地下室,新型公寓陽台外推也成常態。至於搭車喧嘩講手機,焚燒紙錢污染空氣,一家餐廳營業鄰居「萬家香」,都是以私害公的慣常行為。一八七0年代,美國博物學者史蒂瑞(Joseph B. Steere)有福爾摩沙之行,感嘆此地漢人社會一如中國,「公眾權利」觀念蕩然,一百五十年後,這還是問題。

迷路中的蔡總統

◎ 詹長權

2016年蔡英文過半選票當選總統和民進黨過半席次掌控立院,代表台灣人民賦予蔡總統和民進黨完全的執政權力,當然穩定多數選民選票信託的意涵是人民對蔡總統所提出的政治經濟社會改革議題的認同和對民進黨改革路徑的期待。但是2月以來的民進黨立法院和5月以來蔡英文總統府、林全行政院的種種施政上的失誤,已經讓人民對新政府的執政信任快速消失,也讓社會各界對政府應興應革事務的決心存疑。

2014年起在年輕滑世代網路世界中傳頌的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不但在很短的時間成為社會主流意見並且也成為匯集選票的最佳政見,這股去國民黨的思維和行動促成了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也讓民進黨全面掌控中華民國政府。從國家定位、國防、外交、政治、經濟、社會、環境到勞工政策,批評過往國民黨的人事和做法是在野黨成功邁向執政的一條清晰道路,人民也用選票肯定且了這種去國民黨化的總體改革藍圖。

蔡總統所領導全面執政的民進黨要能有效施政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按圖索驥,施政上的一切作為如果能夠以和國民黨原先的人事、措施、政策的距離最遠、對照最大為依歸來推展,必定能符合各界在去國民黨化的社會共識下和人民對民進政黨政府的期待,這樣也才符合民主政治上權責相符的政黨輪替常態和原理。

請以民主審查 揭開威權履歷

邱文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長)

今年2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史卡利亞大法官驟逝,歐巴馬總統在3月提名新人選交參議院審查。不過,任期僅剩不到1年的歐巴馬,面對共和黨佔多數的參院,並未依照自由派的期待,提名黑人女性或亞裔,反而妥協找來雖是民主黨,但立場中間稍微偏右的63歲白人男性。可共和黨並不領情,寧可拖過歐巴馬的任期,留待新民意決定,至今仍拒絕進行人選審查的聽證程序。

倒是被提名人在5月就主動依往例,針對參院司法委員會在法官任命審查程序中固定要求回答的26個問題,提供一份長達141頁的問卷回覆,及超過2000頁的附件。除履歷外,也交代了被提名人自法學院畢業後所參與過的12個民間社團、發表過的178次會議或演講內容、刊登過的24篇文章、曾提供給相關機關與團體的8份正式報告、接受媒體76次訪談的內容,更完整列出357個其撰寫的判決意見與協同及不同意見。歐巴馬總統希望藉此以具體證據向支持者與社會說明提名人的適任性,另一方面向共和黨施壓,促其同意開啟聽證程序。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